邢台新闻|邢台新频道|邢台新闻网
主页 > 邢台新闻 > 文章列表

六岁女儿能作诗,父亲听后大怒断言她将成为浪荡之人,

发布日期:2020-08-29 20:23   来源:未知   阅读:

都说天才是被上帝亲吻的孩子,从一出生就光环笼罩,自小天资聪颖,只要后天不堕落,凭借先天优势加上主观努力,长大后就能一路通达,总能化险为夷,着实让人称羡不已。当然如果这样的上帝宠儿是个灵动的女孩子,满腹经纶又思绪不凡,就更难得可贵了,但是尤其在中国男尊女卑的封建时代,有才华有思想的才女却多半不得善终。

唐朝是中国古代社会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文化,发展到鼎盛的时代,这期间英雄豪杰此起彼伏,人才圣贤层出不穷,作为精神文化高度繁荣发展的新时代,也涌现了一批又一批的天纵之才,其中就包括一个叫李季兰的才女。李季兰从小就表现出不同常人的一面,作为十里乡舍远近闻名的小神童,五岁会作诗,七岁能著文,超凡的天赋让她的父亲感到骄傲和欣慰。

一日,父亲带着她去拜访朋友,正巧看到了友人家的庭院里一支蔷薇开的正好旺盛,不妨让这个六岁的小神童作诗一首,以示不同。于是便让李季兰以此为题,作一首诗。李季兰看了一下墙角的蔷薇花,思考片刻就脱口而出,上两句让父亲非常满意,但是当女儿说出后两句“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的时候,父亲的脸色开始变得凝重。表面上后两句的意思是说蔷薇的枝叶繁茂,还未搭好架子就已经野蛮生长了。但是在思想并不开放和开明的古代,因为“架”与“嫁”谐音的缘故,此诗后两句就可理解为闺房小女思嫁,抛弃制度礼法。

本想显摆一下自己的女儿,却在朋友面前丢了见面,于是李季兰父亲不仅当场大发雷霆,呵斥李季兰,“此女子将来富有文章,然必为失行妇人矣。”更做出了把女儿送去做道姑的决定。李季兰从此长在道观,弹素琴,阅金经,写诗作画,乐得其所。随着李季兰的长大,在道观里也结识了许多观景散心的读书人和社会名士,比如朱放、皎然、陆羽、和肖叔子等一些文人雅士。让这些人钦佩的不是李季兰出尘的气质和灵动的长相,而是她横溢恣肆的才华和思想。

于是越来越多的墨客骚人知道在环山绕水的道观里还有这样一个集美貌与智慧并存,不食人间烟火的奇女子。她既能理解伤心文人的苦痛和酸楚,也能宽慰天涯各方的羁旅游子,作为朋友能诗歌会友,把酒言欢;作为道友能静坐长谈,轻嘬清茗;作为知己能促膝共话,秉烛夜游。于是李季兰拥有了众多的蓝颜知己,与他们保持着亲密联系。比如从她和朱放的来往诗作中“莫将罗袖拂花落,便是行人肠断时。”、“别后相思人似月,云间水上到层城。”我们可以品出缕缕情意,而她同陆羽等好友一样,有些绵绵爱意。

这样一位多才多情的天之骄女,尽管一直都不乏异性缘,但是却思想独立,不愿成人之妻,被婚姻和家庭束缚,于是李季兰一生都不曾嫁人。后来因为作诗犯了忌讳,触怒了皇上,李季兰被杀身亡。一位不可多得的才女,就这样一缕香魂离恨天,实在令人可惜。